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
HOTLINE:

13307552939

案例与文集 当前位置:首页 > 案例与文集 >

某业主与业主委员会无因管理案代理词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18-12-12

  

  法院最终采纳了本律师的代理意见,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。

 
  代理词
 
  尊敬的审判长、审判员:
 
  我接受被告三亚南海季风度假公寓业主委员会的委托,发表如下代理意见:
 
  一、原告起诉业主委员会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。
 
  业主委员会是业主大的执行机构,只是代表业主从事有限的活动,其享有的权利及义务在《物业管理条例》中是有明确规定的。也就是说,业主委员会只是业主的代表人,且只能在有限的方面是业主的代表人,业主委员会并不是业主本身。
 
  原告在与开发商及政府的案件获得胜诉后,受益的只是全体业主,包括原告自己也是受益人,作为全体业主代表人的业主委员会,显然并不是受益人。因此原告若以“无因管理”为由起诉业主委员会,显然因起诉对象错误,而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。原告如果要起诉受益人进行补偿,也只能起诉受益的业主,而不是起诉受益业主的代表人。
 
  二、本案不属于无因管理之债。
 
  《民法通则》93条规定,无因管理是指“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,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,有权要求受益人偿还因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。”因此,结合到本案中,首先必须是原告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,其次是原告是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进行诉讼,这两点必须同时符合才构成无因管理。
 
  首先,原告一直主张其诉讼是基于“业主大会筹备组”与原告之间的约定,是受“筹备组”的委托,因此若案原告的主张,显然属于有约定的义务;其次,原告进行诉讼的前提是必须其本人与案件的结果有厉害关系,也就是说,如果胜诉了,原告本身就是收益人之一,否则其不能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,这显然不属于“避免他人利益受损”,而事实上,所有进行诉讼的行为,都不可能构成无因管理,这是由“诉讼必须要与诉求有厉害关系,而无因管理必须是他人事务,与自己无关”这样的特性决定的。
 
  所以本案中原告与开发商及政府打官司的行为,不可能构成无因管理。
 
  三、在与开发商及政府的诉讼中,朱某某并不是全体业主的诉讼代表人,也不是全体业主的代理人,而是当事人的身份。
 
  在诉讼中,朱某某她自己是原告,她是以自己的名义诉讼。因此,即便因诉讼而产生任何费用,都与全体业主无关,更与业委会无关。
 
  而且在任何时候,没有任何人承诺愿意为她支付其在诉讼中的费用。
 
  四、原告所提出的所谓筹备小组实际上并不合法,更无权代表业委会。
 
  首先,从时间看。原告主张的所谓5人筹备小组是2010年组建,而现在的业委会——本案的被告是2013年成立的。其次,原告主张的筹备组并不合法。事实上,这个筹备组只是原告自封的,并没有法定人数的业主选举她们,也没有政府部门认可这个所谓的筹备组。原告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这5个人形成了筹备组是真实、合法的。再次,现在的业委会与原告自封的筹备组没有任何关联。按照有关规定,要在筹备后90日内成立正式委员会,现在的业务会是2013年成立的,显然不可能是原告主张的筹备组筹备下产生,而且原告也从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现在的业委会的成立是在2010年的所谓筹备组的筹备下成立的。
 
  再退一步说,即便现在的业委会是2010年的所谓筹备组筹备选举产生,从来没有哪条法律规定,筹备组做出的决定应有成立后的业委会承担法律后果。
 
  因此,原告主张筹备组委托其打官司,所产生的一切费用均应由业委会承担显然即无事实依据,也无法律依据。
 
  五、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中发生的费用是虚假的。
 
  其一、原告提供的票据,并没有说清其用途,并不能证明与其打官司有关联性。其二,一笔31997原告主张的公关费,原告称是送给省领导父母的礼物及给法官送礼,该送礼影响案件判决结果的行为,本身就具有违法性。其三、482000元律师服务费。该48万多元的法律事务委托合同,明显就是倒签时间,事后补办的虚假合同。其虚假性表现在如下方面:
 
  1、原告提供的一份所谓的专项法律服务合同是2011年7月8日所签,但直到2014年原告才说和律师所签了这个合同,之前从来没人知道;
 
  2、原告住杭州,诉讼在三亚,竟然请南京的律师;另外,证人秦保证,孙铁山等的证人证言表明原告一直宣称他儿子是律师,有事都是找他儿子,三年诉讼中,从未听原告提起过请律师,聊到请律师要花很多钱的话题时,原告也没有说她有请律师。
 
  3、从合同的内容来看,签合同时就约定了行政诉讼的内容,而原告在庭审时却称直到2011年9月二审开庭时才知道开发商有房产证,才决定打行政诉讼。
 
  4、关于合同的服务内容,该合同的服务内容列举了很多项,但在原告接受被告询问时,却不愿意回答这些服务内容的法律文书是否存在,及这些法律文书在哪里?
 
  5、根据律师的年检记录,原告主张的服务律师——邹某某在2010年7月就已经调动到大成律师所南京分所,也就是说2010年7月之后根本就不在江苏天茂律师所了。而该合同是2011年7月与天茂所签订的,怎么可能是邹某某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呢?
 
  因此,这个48万多元的律师服务合同明显涉嫌了合同诈骗的犯罪。另外,本案中原告所称向领导父母及法官送礼3万多元,该行为也涉嫌了犯罪。
 
  综上所述,原告的诉求无理,应予以驳回。
 
  代理人:聂友峰
 
  2014年8月13日

版权所有:海南信容慈律师事务所   技术支持:鑫网科技   备案号:琼ICP备07500400号-1